电影网>电影号

        看这种电影,不需要考虑合理性,爽就够了

        时间:2020.09.15 来源: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:闲人电影

        说一句香港电影推动了动作电影的变革,一点都不为过。

        不止是华语电影至今都受香港电影的影响,就连海外的韩国电影,甚至是好莱坞电影的犯罪动作片都有香港电影的影子。

        如黄政民、李政宰主演的《新世界》,以及两人时隔七年再度合作的《从邪恶中拯救我》,都是典型的双雄对决式电影。

        《从邪恶中拯救我》涵盖了犯罪片的所有已成模式化的元素。

        如泰国(泰国真是电影中的犯罪高发地,为泰国的旅游业捏一把汗)、儿童器官买卖、前秘密特工、被杀的前女友与极致变态杀手。

        然而这部电影并不是完美无缺,相反它的缺点很多,但是看这种无脑犯罪片,根本不需要考虑其合理性,爽就够了。

        《从邪恶中拯救我》中的双雄分别是仁南和雷。

        仁南(黄政民饰演)是前韩国情报部门的秘密特工,因情报泄漏,部门解散,他也遭到组织追杀。

        被盯上就意味着他的生活每天都在刀口舔血,所以他不得不与女友一刀两断,一个人过亡命天涯的日子。

        幸得他有一身武艺,办事杀人干净利落,绝不拖泥带水,还可以当职业杀手维持生计,不至于沦落街头。

        雷(李政宰饰演)是日本东京黑社会老大枝大浦的弟弟。

        从小在父亲的家暴下长大,让他沾染了一身戾气,面对敌人从不手软,即使对方百般求饶,他仍旧不会放弃原则。

        而他的原则很简单,就是用各种工具将对方开膛破肚,像庖丁解牛一样解剖人的身体,所以他便得了一个“屠夫”的外号。

        这样两个互不相干的男人,却因一单暗杀生意产生了联系,由此开始了你追我赶的大逃杀。

        仁南早已厌倦了东躲西藏的杀手生活,计划做完最后一单生意后就金盆洗手,到巴拿马享受与世无争的快乐。

        可是,命运偏偏不让他这么轻易溜走,他最后暗杀的人正是雷的兄长,东京黑社会老大枝大浦。

        虽然雷和哥哥已经多年不来往,但是面对杀死自己亲人的仇人,雷还是不会随便放过他,誓死追杀仁南到天涯海角。

        然而事情到此并不算完,因为厄运才刚刚找来,如果说被寻仇,仁南已经习以为常,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。

        可八年未见的前女友惨遭杀害,素未谋面的女儿被贩卖人体器官组织掳走,性命危在旦夕,无异于晴天霹雳。

        仁南来不及多想,暂时放下他梦寐以求的巴拿马,只身赶往泰国,闯入龙潭虎穴,解救自己的女儿。

        只是,这场解救之途并不会很顺利,因为雷也来到了泰国,并对仁南穷追不舍。

        由此开始,电影正式步入正题,精彩的动作戏接连上演,不负优质B级犯罪片的美誉。

        至于接下来的剧情发展,其实已经不是很重要了,结局肯定是犯罪片常用的模式,亲人得救,罪恶大白于天下。

        当然,这部电影的吸睛点也不在故事,而是两位主演黄政民和李政宰的对手戏与各自的单人打戏。

        导演也很懂观众的心思,给他俩安排了精彩绝伦的一对多,以及两人生死相迫的三场对决。

        首先是雷在仓库1V5的单人打戏。

        作为人狠话不多代表的雷,尽管到了别人的地盘,行事作风依旧不减。

        一个人走进封闭式的仓库,面对想要黑吃黑且人多势众的泰国佬,雷连眼皮都不眨一下,反而一声叹息,叹息这些人只剩几分钟的寿命。

        只见他一个马步向前,一记左勾拳,右勾拳,方才惹毛他的人纷纷倒地不起,身上青一块,紫一块。

        然后他从腰间掏出匕首,与对方的长刀相交,一声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传来,未过几秒,泰国佬身上已经有了几个窟窿。

        再看雷这边,除了花衬衫溅上了一滩对方的血,几乎没有一点受伤,随后,他用冰块擦洗脸上的血迹,一股子阴狠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
        雷大放异彩,仁南自然也是当仁不让。

        他在楼梯和电梯这种狭小空间的单人打戏,完全没有辱没他“电梯战神”的名声。

        虽然一下子从电梯里冲出来好几个人高马大的大汉,但是仁南根本没有害怕,反而临危不惧的应对。

        他先是施以大小擒拿手,夺下对方的武器,减少他们手中的致命威胁。

        而后长拳伺候,干趴几人,紧接着一套锁喉连招,胜利的天平已然在向仁南这边倾斜

       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仁南拿出近战利器——手枪,随着“砰砰”几声枪响,那群小喽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仁南潇洒离去。

        接下来就是这两位狠角色的三场正面硬刚。

        第一场是肉搏战,两人在破败的楼层一见面,就有种“仇人见面分外眼红”的压迫感。

        没有一句废话,开场就是一阵刀劈斧砍,兵器掉落后,又上演了拳拳到肉的你死我活,反正每一招都正中对方要害。

        凡是手指可以触碰到的东西,都成了他们的武器,并且可以在他们手上发挥极大作用,这一战,仁南仓皇逃走。

        第二场是枪战。

        看来导演对这对时隔许久未曾合作的老搭档真是物尽其用,只要能过瘾就让他们试一试。

        两人在闹市的汽车追逐已经算是大场面了,但是导演又安排他们用机枪、手枪、霰弹枪远交近攻,杀得个天昏地暗。

        这个时候恐怕早已没人在乎满屏都是燃烧的经费,在一声声惊呼中拍手叫好,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如此爽歪歪的港片风格了。

        第三场是近身刀战。

        杀手和杀手的宿命就是迎接死亡,他们俩也不例外。

        仁南拼命追上雷开的商务车,站在车前纵身一跃,砸破风档玻璃,跳入车内,找到装着女儿的皮箱。

        在确认女儿安全后,他把皮箱往出一甩,交到人妖导游裕敏手中,最后选择拔掉手雷的引线,与雷同归于尽。

        当然,如果把《从邪恶中拯救我》当作《新世界2》来看,势必要失望透顶,因为这部电影的水准连《新世界》的一半都未达到。

        但是若是将其看作一部大爽片,就会收获十二分的快乐,毕竟作为一部杂糅商业元素的犯罪片,你想看的全都有。

        唯一感到可惜的是,黄政民和李政宰的再次合作,竟然交出了这么一部没有诚意的商业片,实为遗憾。